旧归无期

  • 作者:程大白
  • 佛系生活
  • 时间:2020-04-07
  • 人已阅读
  


       总是会看见——那个少年!
 
  耳边有风声,鸟叫声,大翅蜻蜓拍翅膀的声音,不绝不休的蝉鸣,以及风掠过枝叶的沙沙声,还有蚂蚁整齐行军的声音。我于这其中见到了那个少年,穿着大裤衩,光着膀子的少年。少年左手提着草帽的帽绳,右手握着一根短棍。阳光如玉,空气中有泥土的味道,枝叶淡淡的清香还有一些成熟的果子的味道。我深吸一口气,定了定神,再次看向少年,大大的脑袋架在瘦小的肩膀上,从脖子到肚子都被晒成的土黄色,左手湿漉漉的草帽时不时地落下几滴水珠,草帽里面呢有桃、梨、枣、还有一小串葡萄,被水浸过的果子周身金莹透亮,就像少年现在的眼睛。他看着我,就这样的看着,然后额头上的皮肤压弯的眉毛,眉毛又压弯了眼角,少年咧开嘴,嘴角向上扬起,露出亮白亮白的牙齿在阳光下一闪一闪。
 
  这些年不知怎的我总是会想起那些年的自己和那些年的那段时光。可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 
  老人常说如果一个人总是习惯回忆过去,那就证明他/她已经老了。真的是这样吗?可是我的人生不过才过了二十几个春秋。呵!时光匆匆,心有不甘,誓要与时光争个高低?不知不觉心却走在了时间的前面!
 
  我的故乡在南方的一个小乡村,村子有一些大队组成,我就出生在其中的一个大队上。她有一个听起来蛮特别的名字“项庄”。虽然和“鸿门宴”上的项庄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但比那些什么叫“刘庄”、“王庄”之类的实在是好听的多了!
 
  “项庄”并不大,和其他的大队相比其实是算小的了,一共十几户人家。我家大概位于其中心的位置,选了块顶好的地基,这是爷爷的功劳。家门前有大片大片的树,是的大片大片的树,有樟树,梧桐,刺槐.....和一些我到现在仍叫不出名字的树,春夏之季头顶总是一片的郁郁葱葱,即使盛夏亦感到舒爽之意。这其中以果树居多,主要是桃树,梨树和枣树。是母亲特地为我和哥哥种的,因为农村不像城里有那么多的零食。母亲深知其道便早早的种了些,并于我贪食的年纪能够结出果实。虽然那些果子现在看来算不上什么,但对于那些年的我来说,是我口欲的全部,是我的“便捷式餐厅”。
 
  餐厅往左经过一个小水池是我的秘密基地——30平方左右的刺杉林。一种叶子前端有刺状尖头的杉树,因为我的长期光顾叶子的尖端反而变的很软向内卷一点都不扎人。每棵都只有一米来高,人一钻进去就会消失不见。春天的时候鸟儿会来这里安家,大多是麻雀,往往只要伸手就能碰到上面的鸟窝,并窥视其中的小生灵。鸟儿离开后每个鸟窝都是我的藏宝盒,放有我的玻璃弹珠,漂亮的糖果纸,木质和纸质的手枪,柳树枝做的炸弹棍,泥巴做成晒干后的汽车,弹弓,门把手以及一对麻将骰子。
 
  餐厅往右是一户人家,一大片菜地以及大人们洗衣服的池塘。再往右是我和小伙伴们的“游乐场”,一个梯形的大片的草地。放学后我们会背着书包跑来在上面翻滚打闹,上面的草也因此从没有长高过并且质地柔然。上面还两个凸起的土堆,里面住着很久很久以前往生的人,但那时是我们争抢的宝座,一个爬上去,另一个跑过去把对方推下去自己再坐上去,一次一次乐此不疲直到家里大人叫我们回家吃饭。白天只有我们在这里嬉戏打闹,到了晚上大人们则会搬着长竹板凳拿着竹椅领着自家小孩过来,这里又变成了家家户户出来纳凉的地方。大人们相互的聊着天,谁家的母鸡生了一堆小鸡了,谁家今天偷对方家田里的水了,谁谁前些天一起在哪里弄了一板车的柴火了。。。。。。小孩子躺在长竹凳上或坐在竹椅上,晃荡着双腿,看着周围飞过的萤火虫,听着村里的老人一边摇着蒲扇一边讲稀奇鬼怪的故事。那种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!不知从何时开始家家户户再也不拖家带口的出来,只是就着一个电扇盯着眼前会发光的机器度过一个个夜晚。我们也渐渐长大,不再去游乐场摔跤打闹,另一批幼小的“我们”有了新的娱乐方式。各种需要电力驱动的金属间或塑料制品。被冷落的“游乐场”仿佛报复似的上面的草开始疯长并且开始变得扎人,再不能舒服的躺下。没过几年甚至冒出一些多刺的植物,只能一次次的用大火才能清除,大火后的草地一片荒芜,只剩厚厚的一层黑灰,面目全非。
 
  时间滴滴答答轻轻的来了,大人们开始学会不只守着自家的“一亩三分地”过日子,有的去工厂,有的外出打工。以前的土坯房子几乎被红砖瓦房代替,有的甚至建起了楼房。彩电代替了黑白电视,自行车开始普及,孩子们有了“小霸王”......02年村子两侧开始修起了高速公路。推土机推掉了我的秘密基地,四分之一的“游乐场所”。部分田地也被推掉,一些我们曾挖过红薯,偷过西瓜的田地。08年开始村子再没人种地,田地部分荒废,部分种上了树,部分承包给了个人,门前的果树开始相继不再结果子逐渐死去。
 
  时间滴滴答答轻轻的来了,我们也开始长大,小学毕业,初中毕业,步入高中,有的大学毕业各奔东西。我们不再去刺杉林捉迷藏,不再收集大人喝过啤酒后的瓶盖做飞镖,不再用啤酒瓶掏土房子里的野蜂,不再骑着长条竹子“打仗”,不再每年三月三去摘油菜田的清明菜和田埂上的牡蒿,不再每年的八九月份去松树丛找雁来蕈......
 
  “小时候 我常常望着窗外的天空 幻想长大以后 能实现从前做过的美梦 长大后发现世界真的不同 不知该要往哪走 还是停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我无力在逃脱 眼看着时间溜走 想回到小时候 I wanna stay Or stay away ”“南拳妈妈”的“小时候”是这样唱的。15年在毕业几年后我来到了北京,在这里寻找更好就业机会。可是社会的压力让我与自己的梦想原来越远,我陷入的迷茫不知该往哪走。经历的越多越怀恋那时的旧时光,也许这是一种自我逃避吧。
 
  时间呐,你是不是该学学徐志摩。呵!也许这里没有你的康桥,所以你滴滴答答轻轻的来了,带走了一切,并且不愿悄悄的离开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8年6月于北京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程大白 
 
 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Top